三个问题彻底了解「拖延」这个损友,从此跟他说再见!

#M吃生活 作者: 访问:358

三个问题彻底了解「拖延」这个损友,从此跟他说再见!

宝杰是电视公司的专案企划,他的座右铭是:
「不为无益之事,何以遣此有涯之生?」
白天在办公室,他总爱东摸西摸;到了半夜十二点,面对桌上的资料,他开始陷入天人交战,心中出现两种声音。天使的声音告诉他:
「已经晚上十二点了,不要再混了,赶快把报告生出来!」
魔鬼的声音告诉他:
「反正报告后天才交,明天能弄完的话,今天就不用弄了;要是今天能弄完的话,表示明天也能弄完……」
报告期限的前两天,他在徘徊、溜达、鬼混、闲晃、打盹中度过。最后,惨剧发生,半夜两点,他在脸书上发表新讯息:
「又搞砸了,我的拖延恶习真是没救,谁来帮帮我……」
当网友问他怎幺个拖延法,他说:
「让我告诉你我的拖延有多严重,我的拖延,就是……算了,下次再讲吧!」
拖延,是你我再熟悉不过的「损友」。

当你还是三岁幼儿时,听到妈妈叫:「小宝,赶快把玩具收起来,要上床睡觉了!」

你装作没听到,还在玩手上的乐高积木,直到十分钟后,妈妈怒气沖沖地提着藤条过来,重重地打在积木上,你才吓一跳,赶紧爬到床上乖乖躺着。

从这一刻开始,你已经会「拖延」了。当你日后成为中学生、大学生、上班族,每天早上都要上演一次:

早上十点,闹钟已经响了第十次,你也按下第九次了,有一次是室友气沖沖,开锁进来帮你按掉的。住你楼下的阿桑昨晚没睡,彻夜聆听天花板传来你脚步声,早上六点快睡着时,你的闹钟如同一○一烟火一般把她吵醒,她怒髮冲冠地跑上来搥你的门,偏偏你也没听到。

正如你所知道的自己,「重度拖延症患者」编造藉口的聪明才智,真可以拿诺贝尔奖;在自我理想与现实中的差距,可以横跨太平洋;事后的懊悔以及自我责备,却也像活在十八层地狱。

如果你想要摆脱这讨厌的家伙,首先要了解自己为什幺会拖延。

首先,是否你根本就不爱这件事?

好好扪心自问,承认这点吧!

有个重度拖延症患者说:「我哪有拖延?闹钟响起,我马上按;网购商品送来,我马上拆;零食放在桌上,我马上吃;美女出现在眼前,我马上笑。」

人性是趋利避害,遇到你真正心爱的事物,怎可能拖延?你现在只是在强迫自己罢了。

其次,是否你从拖延中得到好处?

你必定是从拖延中得到某些好处,才会习于拖延,包括:

获得其他立即性的快乐。迴避面对问题带来的压力。故意不配合上位权威的命令,因为不想被控制。太习惯「临时抱佛脚」的刺激感与成就感。

如果你对生活的兴趣,只局限在睡觉、网购、零食带来的立即性快乐,那幺,这三件事以外的世界,对你都会是难以承受的压力。漫漫人生,你终究还是苦了自己。

这世界就是这样,如果你不爱它,它也不会爱你的。因此,给自己机会,走出你的「舒适区」(怠惰区),尝试多元化的活动,不需要太多勉强,行动力自然像石油从油井里喷射而出!

最后,是否你害怕结果失败?

你可能会想:「我没有讨厌它、我真的想要做这件事啊!但我一直拖。」

那幺,你可能对于做这件事情的结果感到恐惧,你可能害怕失败!你可能生怕失宠于主管、生怕在与同事的竞争当中落败、生怕无法达到自己期许的标準。

你无法接纳自己也有失败的可能性,无法在家人亲友面前承认自己决策可能有误,怕因而让他们失望、丧失他们的崇拜与关爱……

你的拖延,却成了「自我实现的预言」,实现了你给自己下的「诅咒」……。没错,「诅咒」就是这样来的。

「女性主义取向」(feminist)心理治疗理论指出:这正是传统男性沙文主义的余毒,太过重视「结果」而轻忽「过程」,一味顾及「面子」与「成功」,招致「拖延/自责」的恶性心理循环。

因此,治疗师会鼓励职场中的男性,学习适度放下传统男性刻板印象,特别是对权力、控制、成就的执着;学习某些女性特质,包括接纳自己可以有弱点、容许自己表达出悲伤、用合作关係取代控制关係。

有趣的是,男女平权的现代职场中,不少女性反而呈现出传统男性沙文主义的风格。因此,我会鼓励职场上,不分男女,皆能有柔软的心态与身段,除了能够减少拖延,也会有更佳的工作气氛。